西螺门户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美国和日本差距有多大?为了汽车,日本放弃未来30年!美日生死暗战给中国警示……


文章作者:www.csmolecularimaging.com 发布时间:2020-02-13 点击:1701



自2018年3月以来,美国单方面挑起中美经贸摩擦,中国不得不采取应对措施。在这个过程中,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害怕美国”的言论,认为中国不应该对抗美国,而是应该尽可能满足美国的要求,以换取美国的“豁免”。

通过让步和妥协真的有可能获得美国的“豁免”吗?

回顾20世纪60-90年代发生的日美贸易战,不难发现日本的一再让步只会导致美国的加剧,这产生了负面而深远的影响。

以半导体行业为例。曾几何时,日本是半导体芯片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包括日本电气、东芝、日立、三菱等国际知名企业。然而,在短短30年间,日本也将其逐渐确立的竞争优势拱手让给了日本半导体工业,后者在1980年

1980时获得了80%的全球市场份额。20世纪90年代,其全球市场份额为49%。到2017年,这一比例将降至仅7%。

日本在半导体领域的急剧撤退是日美贸易战下的无助举动,也是日本经济整体竞争力下降的缩影。

文|崔成,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前一秘

编者|濮海燕望智库

为了阅读智库的原创文章,请在文章转载前注明出处望智库(zhczyj)和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Evolution

二战后,日本经济逐渐复苏并高速增长。1968年,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资本主义经济体。日本经济贸易的快速发展打破了原有的世界经济格局,加剧了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贸易发展不平衡,引发了一系列经贸摩擦。其中,日美贸易摩擦是最受关注和最具影响力的。

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随着经济的逐步复苏,日本纺织业经历了产能过剩,迫切需要拓展海外市场。当时,欧洲正处于战后复兴阶段,日本和英法等发达国家尚未恢复正常贸易关系,而许多发展中国家仍处于殖民统治之下,美国成为日本的主要出口目的地。由于日本纺织品和其他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价格低于国际市场,对美国的出口继续扩大,1955年战后日本和美国首次爆发纺织品贸易争端,拉开了日美贸易摩擦的序幕。

直到20世纪60年代初,日美贸易摩擦主要集中在轻工业产?泛驮酉钌唐飞希婕懊拗铩⑹峙痢⑿⒔鹎褂愎尥贰⑻沾伞⒎烊一⒔汉习濉⑼婢吆推渌贰F渲校闹分芪У哪Σ磷钗苛摇T诿拦难沽ο拢毡咀?1956年1月以来对向美国出口棉花实行自愿限制。双方于1957年签署了《日美棉织品协议》。直到1971年,中美纺织品贸易摩擦才告结束。

1965年,日本对美国有贸易顺差,并保持了40多年的顺差(1967年和1975年除外)。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经历了微妙的变化。日美摩擦开始出现在钢铁贸易领域,并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后成为主要摩擦领域。1969年1月,日本开始自愿限制对美国的钢铁出口。

20世纪70年代后,随着日本产业结构的重心逐渐从资本密集型产业转移到技术密集型产业,日美贸易摩擦的领域也从钢铁扩大到家用电器、录像机、轮船、汽车、半导体等。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和美国之间的钢铁贸易摩擦已经结束,两国政府达成协议,日本将自愿限制对美国的钢铁出口。

在此期间,日本和美国在彩电方面的贸易摩擦持续升温。自1970年8月以来,美国采取措施

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进一步加剧。美国开始使用汇率作为缓解贸易赤字和贸易摩擦的重要工具。日本和美国在汽车和摩托车等产品上的贸易摩擦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此期间,美国还要求日本放开从美国进口的牛肉和橙子。日本和美国也开始在税收和技术专利等领域发生摩擦。

总的来说,面对美国的压力,日本没有反抗。相反,日本积极与美国合作,例如要求日本汽车公司独立限制对美国的出口,鼓励他们在美国投资建厂,鼓励公民购买美国汽车。日本的妥协是尽快“停止这一事件”,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将获得“豁免”。相反,这让美国更加肆无忌惮,并增加了在半导体和钢铁等领域打击日本的“信心”。尤其是1985年,日本在美国的压力下终于签署了《广场协议》(Plaza Agreement)。日元对美元的汇率急剧上升。此后,日本经济崩溃,为“失去的20年”埋下伏笔。

2 Gap

在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经济长期萧条、工业竞争力下降的背景下,日本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致力于结构性改革,不断放松国内监管,对外开放市场。随着日美贸易摩擦的逐渐减弱,日元对美元的汇率变化趋于稳定,日美贸易摩擦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然而,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也在逐渐扩大。

1。日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强变弱。

尽管日本经济受到泡沫破灭的严重打击,但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1990年上升到1995年的41,900美元,大大高于28,700美元的水平,成为日本领先于美国的最大年份。

但是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日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相对于美国的比较优势消失了,双方的差距开始逐渐扩大。

尽管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略有萎缩,但仍在继续扩大(图1)。2019年4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最新一期《日美纺织品协议》的相关数据显示,日本201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美元,仅略高于意大利在G7国家的水平,不到美元的2/3,日本和美国不再处于同一水平。

2。日本企业在世界500强中已经从优秀变成了劣等

在1995年的世界500强排名中,日本企业的数量为149家,位居世界第二,仅略低于美国的151家。早在1989年的前一个高峰时期,日本的公司市值总额是美国的1.5倍,占世界的45%。1995年后,美国走上了上升的道路,而日本则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双方的差距正在逐渐扩大(图2)。

到2006年,世界500强中日本企业的数量已经减少到70家,十年内减少了一半,而美国只有170家。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差距首次扩大到100。从那以后,尽管双方的数量都在缓慢下降,但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仍然很大。

2018年,日本上榜公司数量为52家,位居世界第三,不到美国126家公司数量的一半,丰田、本田、日产和其他汽车制造商领先。

表1,日, 全球500强前10名美国公司和行业变化

美国(1995)日本(1995)美国(2019)日本(2019) 排名通用汽车5三菱商事1沃尔玛1丰田10福特7三井产品2埃克森美孚8三菱商事33埃克森8伊藤忠3苹果11本田34沃尔玛12住友4伯克希尔哈撒韦12日本邮政52ATT 15丸红6亚马逊13日本电报电话64通用电气19商业Iwai 9联合健康集团14伊藤忠商业65小发猫21丰田11麦克弗森17日产66美孚22日立13CVS健康19软银集团98西尔斯

根据上市公司的行业分布,1995年,美国主要从事汽车、信息技术、食品和保健企业,而日本则以商业组织和汽车为主。到2019年,美国将发展成为以信息技术、信息通信、制药和其他行业为主导的现代高科技企业。日本仍将保持汽车和商业组织的传统模式,但商业组织的地位只会被削弱。

3。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公司在美国授予的专利数量已经从占主导地位转变为次要地位。然而,随着日本经济的迅速崛起,其科技进步也非常明显,甚至威胁到美国的主导地位。例如,外国公司在美国授予的专利数量从1963年的17%上升到1987年的48%,并且一直保持在同一水平,直到1990年,日本企业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1980年,前6名都是美国公司,但1990年,前4名都被日本公司占据,日本公司占据了前10名中的5名。

此后,美国逐渐赶超,韩国和台湾的信息技术企业也实现了快速崛起。在2018年获得的美国专利数量排名中,前20名中只有4个不是信息技术和信息通信企业,福特和丰田位列其中。美国在前10名中占据6名,而日本只有一家公司上榜,这完全处于劣势。在前20家领先的信息技术和信息通信企业中,不仅没有一家日本企业,而且与1990年前10家企业之间微不足道的差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前2名的小发猫和三星电子拥有的专利明显多于其他企业。

从1968年到1994年的20多年里,美国以知识产权保护为借口,利用“301条款”对日本发动了几轮贸易战。从纺织品、彩电、钢铁和汽车到汇率、半导体和结构问题,随着科技的进步,贸易战的产业水平逐渐提高。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在经济领域的强势崛起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冲击。亚洲的“雁行模式”给美国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冲击,日本先进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更受到各方的追捧。当时倡导“新加坡模式”的李光耀总理不仅提出了“亚洲文化”和“亚洲发展模式”等新的发展理念,而且日本人石原慎太郎和盛田昭夫还共同撰写了《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和《日本可以说不》等民主着作,这些都极大地刺激了美国人。

从1968年到1994年的20多年里,美国以知识产权保护为借口,利用“301条款”对日本发动了几轮贸易战。从纺织品、彩电、钢铁和汽车到汇率、半导体和结构问题,随着科技的进步,贸易战的产业水平逐渐提高。

当时美国采取的策略基本上是对出口到美国的相关日本产品征收100%关税,要求日本自动限制出口到美国的产品数量等。在一个领域的摩擦最初得到解决后,日本依靠其强大的技术基础和产业政策在另一个技术含量较高的领域迎头赶上并超越,然后美国继续发动下一轮贸易战,从而重复了这一循环。

日本当时的比较优势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基于大陆法系的强有力的产业政策支持;

*当时更先进、更优秀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模式;

*努力工作的高素质劳动力以及相关的教育和培训系统。

这些不仅是“亚洲模式”的显着特征,也是这样一个事实,即以判例法为基础的西方文化背景的美国不能在平等的基础上模仿和竞争。因此,美国不得不利用其在战略军事控制、市场影响力和金融优势方面的优势,不惜任何代价对日本发动多轮贸易战。

在贸易战期间,日本在产品市场和话语权方面的劣势充分暴露出来。1985年,日本对美国的商品出口占日本出口总额的37%。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美国市场上大约20%的半导体设备、30%的汽车、50%以上的机床和大多数消费电子产品都是在日本生产的。因此,美国市场具有决定性的一面

更重要的是,受全球技术发展和进步的速度和进步的限制,当日美贸易战触及半导体领域和结构性问题时,日本找不到任何新的大规模产业升级空间,只能放弃部分半导体硬件产业来追赶和超越它们,以确保其在汽车、钢铁等传统产业的美国市场份额,甚至可以与微软视窗操作系统竞争的TRON操作系统等软件的研发和应用被迫停止。

从图5所示的2018年日本主要产品的出口结构可以看出,汽车和零部件仍然是日本主要出口产业的支柱,尤其是对美国的出口。2018年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的大约80%来自汽车和零部件领域,这不包括日本在墨西哥工厂的产量和日本在美国工厂的产量。

换句话说,日本通过其在半导体和产业政策领域的急剧撤退拯救了美国的汽车和零部件市场。这不仅是一个明显的无奈举动,也对日本工业发展产生了更加负面和深远的影响。

在压制日本的同时,美国也尽可能多地借鉴日本的产业政策经验,形成半导体制造技术的战略联盟,为国际商用机器公司(小发猫)和德州仪器(Texas Instruments)等信息技术巨头的崛起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与此同时,在赢得美苏冷战、日美贸易战、重建其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全球主导地位后,美国率先推动世贸组织的建立以及经济和产业链的全球化,以进一步巩固其优势。

为了降低成本,提高产业链的整体效率,美国在信息技术领域取代了日本以前在“雁行模式”中的产业分工地位,将韩国、台湾甚至日本纳入其全球信息技术和半导体产业链,并提供了相应的市场空间,不仅为三星电子、LG电子、TSMC、鸿海等企业的崛起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技术和市场条件。这也间接地抑制了日本相关产业的发展空间。日本企业只能依靠自身固有的工业和技术优势,在美国允许的范围内逐步转向一些高端配套零部件。这也是日本能够在最近日韩贸易战中抓住韩国关键点的原因。然而,对美国来说,缺乏整体竞争力的日本显然更安全、更有帮助。

另一个例子是在20世纪90年代的信息技术革命期间,在计算机领域,软件系统和台式计算机完全由美国主导。日本只能依靠其完善的工业技术优势来提供高端配件,如内存、显卡和显示屏,并在笔记本电脑和数码相机方面找到了一定的市场突破。在从3G到5G以及从普通手机到智能手机的后续发展中,日本企业也依靠其在高端组件领域的技术优势获得了一定的利润率。然而,由于其在信息技术领域缺乏主导地位,以及韩国和台湾相关企业的崛起,其与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大,甚至在一些边境地区被韩国、台湾和中国企业超越。

在全球经济即将从信息时代进入智能时代的背景下,日本政府于2016年发布了《日本坚决说不》战略,试图凭借其在占全球市场80%的机器人等硬件领域的工业技术优势引领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并逐步弥补其在数字领域的短板,从而确立其在智能时代的工业技术优势,挽回失去的十年甚至二十年。

目前,在自动驾驶领域,日本和德国试图以硬件引领软件,而美国试图以软件引领硬件。当美国将主要关注点转向中国,亚洲模式又开始复苏时,日本或许能够为其智能产业的整体发展找到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

4 Revela

其中,以华为为代表的“共同产权”模式不仅有效解决了经济全球化后资产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带来的冲突和矛盾,而且很好地解决了企业的长期战略和短期利益平衡,可以说代表了全球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样,根据19届四中全会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淡马锡模式(股票资产)和华为模式(新增资产)的有效结合,可能为中国国有企业改革提供极具竞争力的新路径。

除了上述三个比较优势之外,在经济和产业链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还有以下三个重要的比较优势:

*在政治、军事和外交上完全独立自主;

*未来将超过美国巨大的市场潜力;

*高效、低成本、竞争优势明显的全球产业链体系。

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上,对于在许多领域已经处于劣势的美国企业来说,与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的企业相比,失去我们的市场和高效率、低成本的产业链将是致命的。然而,如果中国在高压下签署联盟,特朗普将有更多的能力和理由迫使盟友签署,对美国企业的不利影响将完全逆转,这正是特朗普的最终目标是发动全面贸易战的地方。因此,不难理解特朗普为什么在最困难的经济时期突然发动贸易战,当时他选择去杠杆化我的金融,然后继续施加压力,似乎是他疯了。所有这些都是完美的战略设计和考虑。

同样,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向其盟友施压,要求其放弃使用华为设备,这是一把双刃剑。哪个国家已经这样做了,而且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由于5G是智能时代的关键基础设施,5G的实现延迟2-3年将导致在日益激烈的全球竞争中被边缘化的巨大风险。最终决定将决定这个国家的未来命运,让它不得不三思。因此,只有对盟国施加强大压力,采取一致行动,最终结果才会对美国有利。

中国应该做什么?答案不言自明!

Ku叔叔的福利

Ku叔叔的图书捐赠活动一直在进行!人民邮电出版社为热情的读者提供了15份《超智能社会5.0》给Ku书。本书以中国移动(成都)工业研究院等机构在5G领域的实践为主线,探讨了5G在物联网、人工智能、无人机、医疗、农业、教育、工业互联网、新媒体和物流业中的应用。请在文章下面发表评论。获得最高赞扬的前3名(超过30名)将获得书籍。

下一条: 科技巨头被指“精神错乱”:并购损失让投资者承担